脱模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脱模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长春燃气涨价到底尴尬了谁

发布时间:2020-07-13 21:39:08 阅读: 来源:脱模剂厂家

“辟谣”声中长春市燃气如期涨价

最近一段时间,“抢气”风潮几乎席卷了全国。在有些城市,有的市民提着小板凳、揣着速效救心丸排队挨号;有的市民一次就购买了3000立方天然气,按照每个月普通家庭二三十立方的消费量,几乎可以用10年。

是谁在搅动“抢气”风潮?有专家谴责舆论误导是直接诱因。因为某报曾刊发的一篇文章称,从4月起,我国天然气价格将进行大幅度上涨。这条消息迅速通过网络、微博、微信在全国流传,一时间“涨声”一片。

自“抢气”风潮乍现始,很多地方的燃气部门纷纷出面澄清:这是假消息、严重不靠谱;很多地方的发改与物价部门也纷纷将其定性为“谣言”,抚慰公众说近期天然气不会涨价。“抢气”风潮甚至惊动国家发改委了,他们也出面公开否认天然气涨价,言之凿凿称“不会这样不考虑民生的”。

于是,媒体也开始辟谣,一再呼吁市民不要盲目“抢气”,一家媒体刊发文章标题竟是:《别排队了,天然气不涨价了》。

然而,长春市燃气却踩着4月1日这个点如期涨价,验证了此前的涨价新闻并非是捕风捉影的虚构和杜撰,而是消息灵通,抑或是对市场变化的先知先觉。显然,专家抛出的所谓“舆论误导”一说,不攻自破,而燃气部门和政府部门三番五次的“辟谣”,更是尴尬。

审视长春市这次燃气涨价,不仅未见“听证”只言片语,而且还规定“提前购买需补交价差”。这真可谓“霸气”十足——燃气价格涉及民生,有严格的调价机制,怎能说涨就涨?提前购买,是合同的一种法律约定,差价岂能说补就补?

一些公用产品价格逢“听”必涨、遇“谣”必涨,几乎成了惯例。承受物价上涨焦虑的民众,还要遭受被“忽悠”的愤懑,“谣言”面前,他们对专家、公权部门的不信任,就是如此炼成的。

燃气涨价扇了发改委一耳光

此次长春燃气价格大涨,很容易令人联想到前不久发改委对燃气涨价的辟谣,彼时,发改委言之凿凿,斥涨价传闻为“无稽之谈”,然而言犹在耳,长春燃气价格便上涨了。没有任何证据表明长春燃气胆敢公然挑衅发改委的权威,但其涨价行为本身,客观上也的确令发改委深陷尴尬之中。

事实上,长春市燃气价格调整听证会早于2013年2月25日就已召开,并通过了燃气上涨方案。因此,在程序上,长春此番调涨燃气价格,并不显得太突兀。涨价行动本身,在事实上构成与发改委权威的抵牾,应该说带有很大的巧合成分。最要命的是,发改委的辟谣与长春的涨价行动,时间隔得太近了,前后只有几天时间,这样既令发改委“威信扫地”,又把长春置于“叛逆者”的位置。

不管怎样,长春燃气涨价选择的时机也许的确有些不合时宜,它太急不可耐地涨价了,不愿过多顾及中央层面对于燃气涨价的审慎诉求,同时也过于低估了舆论在本轮燃气涨价潮中的影响力。它以为,只要通过了听证会,就可以放心大胆地涨价,但事实又绝非那么简单。因缘际会之下,一个不易察觉的巧合,也能令一场合法的涨价成为闹剧。

在长春燃气涨价引发的舆论中,发改委被视为一个言而无信者,这样的责备显然有些意气用事。燃气价格不像油价,成品油价格发改委的确一言九鼎,但燃气价格,尤其终端价格,发改委并不具备全局性的决断力和影响力。目前,各地燃气价格的决策权与主导权,控制在地方政府手中,倘若某地涨价便直接指责发改委,并无助于揭示事实真相。

此次长春燃气涨价事件背后的真正问题,并不是什么发改委“言而无信”,而是燃气价格形成机制的落后。目前中国的燃气价格,基本上是各自为政,何时调整,怎么调整,皆由地方政府综合权衡决定,所谓的价格听证会,意义当然不能抹杀,但充其量也不过是为涨价提供合法性,民众对于价格的影响力十分有限。而发改委作为国家价格主管部门,在地方性的燃气价格改革中,负有指导和约束责任,但无决断权和裁判权,怎样才能形成一套覆盖全国的、科学的,既能体现资源的稀缺性,又能照顾到民众感受的燃气价格形成机制,目前仍是一个未知数。在这种情况下,发改委也只能常常深陷一些无巧不成书、有理说不清的发改委式尴尬之中。

丽江西装设计

天水职业装订制

武穴定做职业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