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模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脱模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河南24岁乐队主唱为音乐摔掉央企金饭碗街头弹唱收获爱情

发布时间:2020-10-15 07:29:54 阅读: 来源:脱模剂厂家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 吉小平 文图)24岁的马猋是洛阳”内六方”乐队的主唱,大学毕业后他本来在洛阳一家知名中央所属国有企业工作,但从小热爱音乐的他偷偷在工作之余流窜街头和酒吧表演。虽几经家人的劝说,马猋还是先斩后奏辞了职,成为全职的音乐人。现在他每天要工作十几个小时,直至深夜两点。虽然现在马猋自己做音乐当歌手过得很辛苦,但是他却收获了宝贵的自由和爱情。艺术的道路注定不能一帆风顺,个性显著的他在职业和爱情上还将面对一次又一次的挑战,而他也将会从个性张扬的青葱少年逐渐成为成熟稳重的职业歌手。

马猋正在酒吧演唱

为音乐,摔掉金饭碗

“人死了以后啥价值都没了,生前不如活得开开心心!”边说马猋边拿着纹身针给顾客手臂刺着图案,纹身工作时不时扭动的脖子让马猋衣领下面老鹰图案忽隐忽现。马猋从小就喜欢音乐,但在一个传统的家庭环境中,心中的音乐种子始终处于休眠状态。

2011年马猋进入洛阳一家知名中央所属国有企业工作,从此他便整晚跟着网络上的教程学习吉他弹奏。当被记者问到他是怎样学会演唱时,他的回答很简单“唱的多了,自然就会了”。

2013年开始他出没于街头和酒吧,而当演出和夜班有冲突时,他就偷偷找同事顶班,自己则在单位外面享受着音乐带来的快乐。时间一久,马猋个性鲜明的性格和国企的氛围显得格格不入,最终他下定决心离开,以此保全他人生最重要的东西——音乐。

2015年马猋决定把辞职的想法告诉家人,为了这次辞职,他特别同爷爷奶奶沟通了半年之久,但是最终马猋还是以先斩后奏的方式决然离开,摔掉金饭碗。“当时家人都不听我解释,不听我的想法,好在有姑姑支持我,帮我给爷爷奶奶解释。”马猋姑姑年龄和他父亲相差不大,但她是家里唯一能听进去马猋想法和尊重他意愿的人。“我学纹身后,除我自己外第一个扎的人就是姑姑”,马猋回忆。

马猋正在纹身工作室工作

第一次演出,在街头挣了30块

“我第一次演出在老城十字街,贼紧张!”当晚他吉他弹唱挣了30块钱,“我演出不是为了钱,第一次有人听你唱歌,被尊重嘛,很高兴”。马猋回忆2013年首次街头演出,他说自己当晚回到家休息后,整晚梦中他都快乐地飘在老城十字街头。

“到现在,我做音乐还是为了快乐”,五年过去了,虽然马猋早已不在街头演出,但他对音乐的初心始终未改。

晚上九点半,新区体育场内一所酒吧,马猋和乐队的其他几个成员开始演出。每晚他们要演奏九首歌,每连续演奏三首后他们会休息半小时,全部歌曲演奏完大约在凌晨一点左右,而从每天中午开始马猋还要在纹身店做纹身工作,这样算下来每天他连续在岗位上的工作时间有12小时,至于乐队排练只能在这12小时外另找时间。马猋说现在音乐和纹身的收入比例大概是五五开。

“我做纹身师之前,身上已经有很多纹身了,就是比较喜欢它”, 2015年马猋从国企辞职后用两个月时间骑摩托车跑了一趟西藏,回来后就学起了纹身。“我学纹身是因为它挣钱多,有了钱以后才能自由,才能继续从事喜欢的音乐”,马猋说,虽然自己特别渴望自由但是他清楚,没有经济的支撑就不会有自由,所以现在他工作非常卖力,拼命的挣钱。“我想给家人和未来的妻子更好的生活”,马猋笑言,“有时候我在酒吧都是在睡着唱,弹吉他完全是肌肉自己在反应”。

马猋正在酒吧演唱

街头弹唱,女孩主动加微信

“前年(2016年)夏天,我在老城十字街弹唱,有个女孩主动加我的微信,最后她成了我女朋友”,当时女朋友张语心还是洛阳师范学院音乐专业的学生,而现在她是安阳一所初中的音乐教师。

现在女朋友每隔一周会利用累加的四天周末坐高铁从安阳到洛阳看马猋。在排练场,有时女朋友也会代替男友,唱上几首;而晚上酒吧的演出,女友则会亲赴现场监督。

不论在酒吧还是街头表演,总会有些粉丝主动要求加马猋的微信,其中不乏女孩子,虽然他和女朋友也是这样认识的。“她知道我不是那样的人”,马猋说,但是处在恋爱中的女生,她自然要守卫好自己的男友。

“现在西工的房子都7000多了,买婚房的压力真大啊”,一向乐观的马猋现在也为房子的事情焦虑了。其实马猋的父母已经给他买了新房,但是马猋执意要靠自己的能力争钱买房,“我从15岁起就经济独立了,不靠别人!”在上学期间,他在酒吧做过调酒师和服务生,还在洛阳瀍河桥头夜市卖过一年的服装,“我当时卖的是女装”,24岁的马猋说话时显得顽皮。

由于长时间工作,马猋在酒吧演出间隙睡着了

为爱情,放弃梦想的哈雷

“我买了一辆汽车,花了26-27万”当记者问马猋为什么没有买梦想中的大玩具哈雷摩托时,他说,“我得结婚啊,得给女朋友一个她喜欢的东西!”除此之外,从小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的马猋还想用新车拉着老俩出去转转,因为他们年龄大了腿脚不好。

马猋认为自己在音乐道路上走得比较顺利,2016年他和翟嘉铭、张博、张湛祥四人组成了“内六方”乐队。事业上,现在他的乐队有稳定的音乐作品产出和演出收入;生活上,马猋的女朋友理解和关心他。但他依然明白酒吧驻唱的职业生涯是短暂的,总有结束那一天,一旦没有了经济来源,他们乐队的存亡将充满不确定,而他将来结婚后,在酒吧演唱也会给家庭生活带来新的挑战,那时他还要花出更多的精力去照顾家庭成员。

马猋非常喜欢摩托车,但是现在他为了女朋友只能放弃买哈雷的梦想

“我这人特别不习惯复杂的人际关系,也不喜欢妥协”,马猋曾对记者说,但现在他也在一点点的去习惯像妥协这样的生存之道。对马猋来说,要妥协的地方很多,为了自己的女朋友和爷爷奶奶的想法,以及适应未来的生存都需要他去不断妥协。

十年二十年之后,也许“内六方”乐队依然会在演奏,马猋依然会在弹唱,但那时他的歌声已不再青葱,而会变得像崔健演唱的那样,充满沧桑。

好的早泄科医院是哪家

治白癜风

治疗不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