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模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脱模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如果我们不曾相遇

发布时间:2020-07-13 21:06:02 阅读: 来源:脱模剂厂家

核心提示:文/慕容茗厢生命是一场无声无息的幻觉,梦醒时分,在时光流过的缝隙里,我再一次想起那些似远非远的往事。或许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城,葬着未亡人,那里有属于自己的故事,属于自己的风景,或远或近,或喜或悲,然后...  文/慕容茗厢

生命是一场无声无息的幻觉,梦醒时分,在时光流过的缝隙里,我再一次想起那些似远非远的往事。或许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城,葬着未亡人,那里有属于自己的故事,属于自己的风景,或远或近,或喜或悲,然后选择淡忘或埋葬。

---题记

十月的鲜花萧索的已经没有春天里的万紫千红的姿态了,浅唱在秋风的季节里,记忆好似微风袭来掺杂着寂寞的气息摇曳着倒影的树枝,落叶垂直的飘零归溯着一曲善感陈旧的旋律,细数孤寂的韵味,如同冰封已久的时光,一种莫名的怀念涌上心头,在安之素若里隐匿繁华的背后,在生命的薄凉的曲途,想起我们的故事,从开头到开始就像海市蜃楼一样的虚无缥缈,叹为观止。

漆黑的夜吞噬了遥远的梦境,冷风跃过支离破碎臆想的天荒灌入单薄的衣衫,不禁打了一个寒颤。顾姿思索,心里浮现的思绪就像水面的波纹,一圈两圈的荡开,悠悠念念的轻声,折射波光粼粼的光晕划过耳畔。眼看触手可及却又无法触摸。似乎这种漫长无边的梦也是命中注定,我本该知道这种结局,我也曾安慰过自己不要太难过,或许伤心是难免的。抬头仰望这寂静的夜空,不想眼角的泪水滴落,淋湿秀发笑靥如花的容颜。

厌倦了世俗的牵绊,伴随清风明月的闲逸,曾想尝试努力地去习惯生命中的转折,对于过多的陌生,譬如心中堆积对你的记忆,总是在时光剪影下终究禁不住默然惊忧,淡淡的惆怅始终藏在深处,有时,偶尔会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溢出,忧伤也是无可告别,回忆总是无处安放。

时光似沙漏般的流逝,徜徉记忆芬芳的花香,在渐行渐远模糊的印记中,试图惋惜故事里美好依旧的轮回,颠沛流离于往昔尘埃的扬起,于是我学会了在寂静的昼夜里对着自己落寞的影子,临摹彼拉扯永恒爱的序幕,踉跄地重返最初一个人哭一个人笑的荒凉地带。

有时候觉得人与人之间的缘分真的很浅,从最开始的相逢,相知,无话不谈,到最后却只有默默无语的擦肩而过,就断了线的风筝,到哪里都是飘摇,最后残败坠地。纳兰容若的一句词,人生若只如初见,奈何秋风悲画扇,是啊,人与人都像初次见面那样美好,就不会有秋风里对月低叹的悲伤。

我自认我喜欢怀旧,就像我喜欢古典一样,诗词书画,花剑酒茶,也曾学古人一样在平平仄仄的诗行找到清淡,儒雅。虽然我知道已经不适应现代生活过往了几千年。对于曾经的恋人,那些一起走过的路,一起看过的电影,相互诉说心中的喜怒哀乐,不知道为何,每次想到曾经这两个字,心里总会不由自主的心痛。

永远到底有多远,没发衡量,或许,没有人知道,多少故事在岁月匆匆中留下感动,孤独地游离在完美的梦幻与残酷的现实之间,饱含碎意的眼眸无助的凝望,只希望寻求一份抚慰忧伤心灵的恬静。

明天的明天,从前的从前,游荡在记忆深处,寻找残留下的温度。我在风吹冰冷的角落怀念着幸福。总是会忍不住的忧伤,安静的不想出声,因为无法诉说,无法诠释画面的格局,只得用一滴滴的眼泪释怀....

上一页12下一页 赞

辽阳工作服订制

呼伦贝尔设计西装

威海制作工服